尹世杰(湖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教授):经世济民 以人为本 中心组学习 理论频道-南方网

2020年10月21日 11:33来源:未知手机版

上海周边旅游,扩大虚拟内存,鞋联网

——也谈中国经济学向何处去 

《光明日报》前不久发表的《经济学向何处去》(2003.11.18,B2)一文,对数学化是不是经济学未来的发展方向,及中国经济学的发展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中的一些看法笔者颇有同感,个别问题我前几年发表的一些文章中也有所论及。这里再提出一些意见,以供讨论。

一、经济学会“数学化”吗?

我一直认为,经济学可以而且应该运用数量分析的方法,以更好地阐明相关问题量的规定性,揭示其发展趋势和内在规律。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经常运用数学分析方法,揭示资本主义经济的实质,使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紧密结合。此后,很多经济学家也成功地运用数学分析方法开拓创新,对经济学的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有的还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不再赘述。

但我同时也认为,搞数量分析,决不能走向另一极端,决不能搞数字游戏。经济学决不能“数学化”,那样会损害经济学的科学性,也难以得到科学的结论。因为社会经济现象错综复杂,有些情况经常变化,决不是“纯数学”所能解决的。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批判“纯数学”时指出:“全部所谓纯数学都是分分时时彩抽象的,它的一切数量严格说来都是想象的数量。一切抽象在推到极端时都变成荒谬或走向自己的反面。数学的无限是从现实中借来的,尽管不是自觉地借来的,所以它不能从它自身、从数学的抽象来说明,而只能从现实来说明。”(《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69页)我们可以运用数学来分析经济问题,但不能搞“纯数学”。特别是我国当前经济体制尚处于转型时期,社会经济变化极其错综复杂,有些问题也难以量化。如果不搞定性分析,过多地搞定量分析,搞一些假定,排除一些复杂因素,所得结论往往难以符合实际,难以揭示社会经济发展的内在规律。

经济学究竟与数学不同,它的科学结论往往不是从数理逻辑中推导出来的,而是从活生生的经济实践中产生出来的。有的人故弄玄虚,本来可以用简单几句话得出的结论,却运用大量数字、公式进行推导,搞烦琐哲学,反而得出不科学的结论,这就大可不必了。事实上,有很多著名经济学家也精通数学,但他们并不专靠运用数学公式、模型来得出结论,而主要依靠对实际社会经济情况进行深入的分析、论证。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就说过,“马克思是精通数学的”,“并且在这个领域有独到的见解”。马克思虽然也合理运用一些数学分析方法,但主要采取辩证的方法和定性分析的方法,正如他自己说的:“分分时时彩必须充分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索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资本论》第二版跋》);“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资本论》第一版序言)。这样就能发现资本主义社会“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同上)也正如恩格斯所说的:“这个人的全部理论是他毕生分分时时彩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资本论》英文版序言)。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加里·S·贝克尔将数学分析方法运用于分分时时彩人力资本,提出了人力资本的模型和公式,但他的主要贡献,在于个人选择性原则开拓了经济分分时时彩的视野,在经济学与社会学之间架起了桥梁。他虽然有深厚的数理基础,但并不依靠复杂的数学公式来炫耀自己,而是依靠科学的理性选择分析赢得了崇高的声誉。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肯尼思·阿罗在记者采访时说:“我现在也不认为单纯的数学分析可以取得良好的结果,我曾想需要一些哲学基础”(见《国外社会科学》2000年第5期)。

上述情况都说明:经济学的分分时时彩,可以而且应该运用数量分析的方法,但经济学不等同于数学,不能“数学化”,更不能像有些人那样搞“数字游戏”。我们分分时时彩经济学,必须立足于当前社会发展的实际,分分时时彩新情况、新问题,在掌握大量材料的基础上进行理论概括,得出新的结论。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本文地址:http://www.awantari.com/kejizhishi/17399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